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> 創業投資 >> 內容

單車大變局:合并加速,阿里滴滴爭奪ofo控制權,雙方最終誰會選擇讓步?

作者:不詳 來源:投資界 時間:2018年01月04日

“戴威是這盤棋中最大的變量”。

一位匿名財務投資人如此告訴騰訊《深網》。過去三個月,圍繞滴滴ofo是否合并等關鍵問題,他與ofo管理層及多名投資人進行了數輪正式或非正式溝通,但緩慢的進展,讓他陷入空前的焦灼。

這一切源于戴威對ofo控制權異乎尋常的堅持。一位ofo內部人士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戴威與另外四名聯合創始人所構成的ofo創始團隊非常團結,“他們幾乎保持著創業之初的節奏,沒有架空的情況,這也意味著,這家公司被資本介入的程度,要比想象中小”。

這與競爭對手摩拜的情況截然不同。熟悉摩拜管理層的知情人士透露,摩拜創始人胡瑋煒對公司重要決策干預很少,另外兩位重要人物李斌王曉峰,分別是投資人與職業經理人角色------資本意志在摩拜內部占據著絕對地位。

兩種不同的文化,讓“合并”這一單車領域看似最為順理成章的未來,在兩家企業遭遇了完全不同的阻力。騰訊《深網》從多個信源了解到,目前合并整合已成為摩拜、ofo背后眾多投資人的共識,只是在控制權上,各方爭執不休;但作為ofo創始人,戴威的想法直到現在,仍是謀求獨立發展。

“清除掉共同的障礙,資方才能分得各自的利益”,一位投資圈人士如此評論。

矛盾已經在不斷激化。去年11月,多名滴滴背景的高管及員工從ofo離職,雖然ofo官方否認了與第一大機構股東滴滴的內斗傳言,但ofo創始團隊對滴滴系高管深度介入的不滿,已經是內部公開的秘密。

另一方面,滴滴也不愿坐以待斃。騰訊《深網》從一位滴滴內部人士處獲悉,為了應對來自ofo的不確定性,滴滴內部已經成立了一個共享單車項目組,為了做“最壞的打算”。

“阿里這一輪進入,極有可能將威脅滴滴在ofo董事會的地位”,一位接近ofo高層的人士稱。據透露,在ofo最新一輪10億元融資中,阿里的資金已經到賬2億;剩下的資金,由于事關控制權的問題,雙方還沒有完全談妥。

戴威仍然不想丟掉控制權,這依舊是阿里與戴威的爭論焦點。

最大的困境在于,在補貼盛行、營銷管理費用高企不下的現狀下,共享單車企業此前設計的盈利模型已近乎崩盤,融資資金幾乎已經成了企業唯一的輸血來源。

如果沒有阿里系資金的殺入,ofo內部目前占優的滴滴系資方,因為把握了錢這一命脈,迫使ofo創始團隊讓步只會是時間問題。留給戴威的選擇,或許只有引入阿里,增加與滴滴等資方的議價籌碼后,盡可能拿住ofo的控制權。

合并或已成為必然結局

商業模式的崩盤,是此次共享單車大變局的底層誘因。

共享單車原本有著健康的商業模型。根據今年3月騰訊《深網》進行的測算,單輛共享單車日均使用頻次約為2次,取當時的客單價0.5-1元,每輛車每日最多可獲2元收入。以一年作為考察周期,如若將冬季及雨天、三伏天等極端天氣算作一個季節從總使用時間中刨去,一年約有270天有效騎行日;再乘以每日2元收入,一輛共享單車一年可獲得的總收入最多可在500元上下。

而500元,可以大致覆蓋共享單車的單輛成本。按照共享單車所宣稱的3年設計使用壽命,一輛共享單車在后兩年的營收幾乎等于凈利潤。在這個模型中,只要運營成本能控制到與收費打平,即可實現正向現金流。

然而,經過一年的運作后,這一模型已被證偽。

一位曾在某家單車企業擔任高層的人士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運營成本居高不下是一方面:在如何降低車輛損毀率,降低車輛維修及人員調度成本方面,忙于應對競爭的單車企業,尤其是ofo,并未取得顯著成果。

“原先我們估計,精細化運營與產品細節優化會成為后期單車市場的競爭關鍵,但事實上,我們都錯了”。

在資本驅動下,瘋狂的資本游戲再度上演。原本被戴威視作“并不重要”的補貼,在今年年中后,成為了整個共享單車界重要的常態。

“對手的車幾乎免費,我們收費,就算我們的車服務再好,也沒人騎”,一家中小型單車企業負責人曾向騰訊《深網》坦言。這種競爭不僅拖垮了眾多二三線玩家,同時,摩拜ofo自身也幾乎喪失了最為重要的收入來源。

此消彼長,共享單車此前的商業模型面臨崩潰。

一家位于天津王慶坨的供應鏈廠商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近幾個月來,共享單車廠商的賬期普遍有所拉長,“一家友商,在年中某單車企業剛宣布融資時去要賬,對方還給的比較爽快,但僅僅一個多月后再去,就開始拖了”。這在他看來,共享單車企業應該是燒錢太快,使得自身的資金越來越周轉不靈。

惡化的現金流,將壓力不斷又轉嫁到資方。然而,資本從來都不是活雷鋒。當單車企業財務狀況進入惡性循環,資本就在謀劃如何止損以及如何退出獲利。事實上,從9月開始,包括朱嘯虎在內的多位單車企業投資人開始頻繁發聲,呼吁合并。

“在我們看來,發展到現在,共享單車已經失去了獨立發展的可能”,上述匿名財務投資人稱。

合并最大難題

但若要實施合并,首先需要雙方同時坐在談判桌前。這在資方勢力占有的摩拜自然沒有問題,但在ofo,卻成了一件難題。

知情人士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ofo方面積極運作合并事宜的從來都不是創始團隊,而是第一大機構股東滴滴。“滴滴的想法一直是將ofo納入滴滴的戰略體系,但ofo方面卻希望雙方是戰略合作關系,這一矛盾從今年上半年就開始顯現”。

彼時,滴滴通過多筆融資已躋身ofo第一大機構股東,擁有近30%股份和兩個董事會席位;但滴滴APP中的ofo模塊,卻拖延數月都未曾落地。有內部人士稱,這背后圍繞用戶體系以及模塊出現后的各自定位,雙方出現了一些分歧。不過,這一說法并未獲得雙方正面證實。

但需要注意的是,直至去年4月27日,這項功能才開放,這距離2016年9月滴滴入股,已經半年有余;與之對比的是,摩拜早在今年2月就已接入騰訊的微信小程序,并一度成為小程序上的明星應用。

而雙方矛盾出現激化,則出現在去年7月滴滴向ofo“派駐”高管后。根據當時的報道,滴滴高級副總裁付強加入ofo,擔任執行總裁,直接向戴威匯報;滴滴市場負責人南山進入ofo負責市場;財務總監Leslie liu分管ofo財務部門。

由于這批職業經理人直接接管了市場、財務等數個關鍵部門,令創始團隊在內部的地位頗為微妙。最終,在11月,這批高管均從ofo“被”離職,雙方矛盾首次公開浮現。

這只是矛盾的開始。在合并案上,接近ofo高層的人士向騰訊《深網》透露,與滴滴積極的態度相反,截至目前,ofo創始團隊并未將與滴滴的合并納入考慮范圍內。

“他們的想法可能很簡單,只要合并,即便出任聯合CEO,也必然會最終出局”,該人士稱。

考慮到滴滴與摩拜股東騰訊的緊密關系,騰訊系資本在合并后的董事會中勢必會占據上風,ofo創始團隊或將最終出局;而這并不是戴威希望見到的結局。

如此,一個日漸明晰的事實是,只要繼續堅持不合并,ofo管理層可能將站在摩拜和ofo幾乎所有投資人的對立面上。

在本月20日網易經濟學家年會上,戴威再次重申了不想合并的立場,稱“競爭對行業是好事,希望資本理解創業者的理想和決心”。這被視為對資方的公開喊話。

然而,隨著資方耐心的不斷降低,通過私下、公開渠道各種方式對戴威團隊的施壓,可能已經或即將來臨。

阿里攪局

一位曾在ofo任職的員工評論到,曾在北大擔任學生會主席的戴威,常常有著掌控一切的自信,這甚至會讓部分初次接觸的人有所不適,“他應該認為自己能在幾方勢力之間成功斡旋”。

這一次,戴威希望試圖引入阿里系資本與滴滴進行抗衡。

在今年4月,阿里系資本螞蟻金服首次對ofo進行注資,這在外界看來,ofo或將有意向阿里系傾斜。然而,接近交易的人士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彼時阿里的注資數額并不多,極有可能僅有幾千萬元人民幣的量級,而ofo官方也對投資金額與占股比例閉口不談。雙方首次合作的淺嘗輒止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戴威立場上的搖擺不定。

“戴威并不想站隊阿里,其目的只是想手上多一份籌碼,向滴滴施壓”,該人士表示。

即便在7月的E輪融資中,ofo宣稱阿里對其領投,在數額上也沒有發生質的飛躍,在持股比例上,也遠未威脅到位居第一大機構股東的滴滴。

騰訊《深網》進一步了解到,截至目前,阿里系股東仍未進入ofo董事會。而根據《財經》此前的報道,滴滴在ofo董事會中擁有兩席,但不控股;ofo五名聯合創始人均在董事會中。

可以看出,此前戴威有意引入阿里系資本與第一大機構股東滴滴抗衡,但在控制權的出讓上,卻并未予以實質性讓步。

這讓阿里方面有了顧慮。如果無法獲取ofo的絕對控制權,“滴滴快的合并”的案例極有可能再次上演。

“這一輪阿里會進入董事會”,知情人士告訴騰訊《深網》,目前的難點在于,阿里希望對滴滴股份進行回購,與此同時,砍掉戴威的一票否決權。而一票否決權正是此前“趕走”滴滴系高管的殺手锏,讓戴威放棄,并不容易。

繼續僵持對于誰都不是一個好選擇:缺乏資金來源的戴威正被滴滴掣肘;而今年10月高管促成了哈羅單車與永安行合并、并成為其實控人的阿里系資本,同樣亟待破局。陷入控制權之爭的ofo,幾乎是其唯一標的。

雙方最終誰會選擇讓步?

值得一提的是,即便阿里系資本成功入主董事會,滴滴等既有資方也會進一步施加阻力。

當然,這些資方當前的立場也并非完全一致。有投資人向騰訊《深網》指出,即便摩拜ofo合并順利進行,考慮到騰訊開放的態度,也不會對合并新公司過多干涉;但極力撮合合并的滴滴,如果為了整合出行市場試圖控制新公司,將引發其他股東不滿。

等待ofo與摩拜背后所有入局者的,依然是一場生死未卜的混戰。

相關評論
發表我的評論
  • 大名:
  • 內容:
  • 聯合新聞(110.com.hk) © 201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承印人:香港電視臺有限公司 HONGKONG TV STATION LIMITED
    地址:香港灣仔駱克道315-321號駱基中心23樓C座
    印務部:65557188
  • 快3彩票投注 滁州市 | 都江堰市 | 庆云县 | 岑溪市 | 会东县 | 蓬溪县 | 竹山县 | 绥芬河市 | 义马市 | 吴桥县 | 泾源县 | 铜鼓县 | 静海县 | 江陵县 | 临夏县 | 闻喜县 | 合山市 | 密云县 | 南陵县 | 湘阴县 | 盈江县 | 山阳县 | 洛浦县 | 永善县 | 巫溪县 | 荣昌县 | 习水县 | 竹溪县 | 宝应县 | 伊宁县 | 郧西县 | 凉城县 | 吉隆县 | 平乡县 | 亳州市 | 湘潭市 | 墨脱县 | 深泽县 | 北安市 | 临朐县 | 广宁县 | 宁陵县 | 宁晋县 | 大化 | 怀仁县 | 涟源市 | 涞源县 | 大姚县 | 司法 | 沙湾县 | 盐山县 | 肇源县 | 荔浦县 | 安宁市 | 仪陇县 | 南充市 | 德格县 | 遂溪县 | 武隆县 | 全南县 | 江阴市 | 略阳县 | 肥城市 | 娱乐 | 公主岭市 | 桑植县 | 侯马市 | 上栗县 | 丘北县 | 泾源县 | 大化 | 邵阳县 | 平果县 | 通海县 | 江北区 | 汝州市 | 铁力市 | 于田县 | 英山县 | 扶余县 | 平泉县 | 宝坻区 | 平乐县 | 汽车 | 时尚 | 华亭县 | 丹阳市 | 麻城市 | 中山市 | 那曲县 | 定日县 | 温泉县 | 白水县 | 阿鲁科尔沁旗 | 邢台市 | 沙湾县 | 崇信县 | 华池县 | 新干县 | 阿拉尔市 | 淳安县 | 筠连县 | 图木舒克市 | 陆河县 | 阿坝县 | 曲麻莱县 | 盐源县 | 阿合奇县 | 噶尔县 | 泸水县 | 罗定市 | 昆山市 | 繁峙县 | 芒康县 | 西峡县 | 山东 | 金山区 | 南川市 | 平凉市 | 苍南县 | 海口市 | 措美县 | 禄劝 | 儋州市 | 延川县 | 湟源县 | 格尔木市 | 合山市 | 阳西县 | 铜山县 | 定州市 | 库尔勒市 | 松滋市 | 阜城县 | 唐河县 | 山丹县 | 兰溪市 | 周口市 | 噶尔县 | 津南区 | 泰安市 | 商城县 | 肥西县 | 常熟市 | 高碑店市 | 乐都县 | 正安县 | 邹城市 | 淮阳县 | 新闻 | 开原市 | 五家渠市 | 青冈县 | 炎陵县 | 盈江县 | 友谊县 | 马关县 | 安泽县 | 如皋市 | 松江区 | 蒙阴县 | 宜丰县 | 招远市 | 安义县 | 平舆县 | 广德县 | 泽普县 | 阳山县 | 元氏县 | 巩义市 | 雷波县 | 原平市 | 封丘县 | 久治县 | 抚宁县 | 玉环县 | 大悟县 | 醴陵市 | 余江县 | 德安县 | 胶南市 | 九台市 | 临夏县 | 南城县 | 河间市 | 河源市 | 务川 | 蚌埠市 | 白沙 | 昌黎县 | 长葛市 | 隆昌县 | 潞城市 | 连江县 | 仪征市 | 新田县 | 红河县 | 金川县 | 大冶市 | 石台县 | 锦州市 | 屯门区 | 桂平市 | 万安县 | 阿鲁科尔沁旗 | 正定县 | 资兴市 | 囊谦县 | 建德市 | 竹溪县 | 乐业县 | 定襄县 | 奉新县 | 徐闻县 | 遵义市 | 武汉市 | 建湖县 | 襄垣县 | 中宁县 | 邻水 | 铁岭县 | 城固县 | 鸡东县 | 疏勒县 | 蓬莱市 | 嘉峪关市 | 宿州市 | 榆中县 | 铁岭县 | 大渡口区 | 平顺县 | 五寨县 | 朔州市 | 长治县 | 伊通 | 凭祥市 | 雷州市 | 乐昌市 | 蛟河市 | 清镇市 | 阜阳市 | 伊春市 | 邢台市 | 荆州市 | 潼关县 | 辛集市 | 宁津县 | 修水县 | 东平县 | 通河县 | 常熟市 |